内碎屑

焦点人物:挪威凶嫌布列维克

发布时间: 2020-05-08

【新唐人2011年7月25日讯】(中央社奥斯陆24日法新电)涉嫌杀害93名挪威人的布列维克(Anders Behring Breivik)有着平凡的童年,他的外交官父亲阎斯.布列维克(Jens Breivik)和护士母亲在他年仅1岁时离异. 阎斯和他的再婚妻子汪达(Wanda)现居住在法国南部里摩(Limoux)区的卡内尼尔(Cournanel)村.今天有数十名记者守候在屋外门口. 汪达眼眶泛红的说:“我们经历了可怕的夜晚.我还没阖过眼.我的丈夫今早前往西班牙.” 稍后警方也被部署在这对夫妇屋外.当法新社记者询问警方,挪威当局是否询问阎斯,才进行部署.检察官李洛华(Antoins Leroy)说警方的出现是避免任何意外和干扰,一切都是正常且合法的. 根据挪威电视台记者的翻译,汪达说她从未见过她丈夫的儿子. 凶嫌在他的文章提到,生父是外交官,曾外派伦敦和巴黎,在他出生后再婚.他的母亲则再嫁给1名士兵,成为他的继父. 布列维克写道,生父和太太曾要求他的监护权,但被挪威法庭拒绝. “直到15岁,我与父亲和他太太都保持良好关系.到现在我和他太太都有联络,但自15岁后,我就没和父亲说过话,因为他封闭自己(他对于我13到16岁的涂鸦非常不高兴…).” 布列维克在册子中说,他的亲生父母都是劳工党支持者. 这件事震惊了平静的村落卡内尼尔.此村约有650位居民,他们说并不认识阎斯和他儿子. 法国警方目前正看守这对夫妇的住宅,但当地人说他们不久前才搬进这栋房子. 布列维克说他在朋友和家人面前掩藏以免计划被发现.曾是凶嫌同学的邻居芬南诺(Emil Finneruo)说:“对我来说,他看起来就像是你我的一般人.不会有人注意他.” 布列维克在文章中写道:“我的成长过程很幸运,由我周遭负责又聪明的人们扶养长大.” 布列维克是由她中产阶级的母亲扶养长大,他说他从来没有财务问题.仅有的抱怨是:“如果真的要说,就是我有太多的自由.” 布列维克在1999年到2006年间参加民粹的右翼进步党(Progress Party).稍后他曾在网路论坛上写道,他觉得政党对“多元文化的要求”和“人文主义的自杀思想”太过开放. 进步党昨天说:“他是党员时代就认识他的人说,他是个相当害羞的男孩,很少参与讨论.” 虽然他对伊斯兰教、多元文化主义和马克斯的批评充斥网路,非常活跃,但他自认是个悠哉的人,且对大部分议题都保持包容的态度. 在他脸书的档案上,布列维克叙述他自己是“保守的”“基督徒”,并对狩猎和像是魔兽世界(World ofWarcraft)和现代战争2(Modern Warfare 2)的电玩游戏感兴趣.” 布列维克曾参加射击俱乐部,以便取得购买武器的许可,据信包括突击步枪,也就是他用来射杀奥斯陆近郊乌托亚(Utoeya)小岛青年劳工党成员的武器.(译者:中央社黄龄仪)

国际检察官指证苏丹政府反人类罪